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常识

什么叫恶意做空(生活常识,生活百科)

什么叫恶意做空嗯,作为一个新韭菜,我在笑。这几天看了N个解释,还是不明白恶意短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百度没有结果,我来知乎问一个高层在一个市场中,多头和空头都只是交易手段,没有“恶意”和“非恶意”之分。

什么叫恶意做空
ネκ
嗯,作为一个新韭菜,我在笑。这几天看了N个解释,还是不明白恶意短这个词是什么意思。百度没有结果,我来知乎问一个高层
在一个市场中,多头和空头都只是交易手段,没有“恶意”和“非恶意”之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它是否损害了很多散户的利益。所以,从散户的角度来说,损害就是“恶意”,没有损害就是“善意”。
按理说,在任何市场,股票期货交易所市场等。在某个时刻,交易是等价的,买肯定等于卖,这也是中国因为市场结构不同,所以多头和空头的态度有这么大差异的原因。在中国a股市场,按参与人数来说,大部分参与人是散户,大部分投资股票,但大部分都有自己的资金或者不到50万元的净资产(这家券商有统计,比例在80%-90%左右)。一是股指期货门槛很高,大部分散户不能参与卖空;第二,多做是习惯性的想法,证券借贷对散户吸引力不是很大;第三,中国投资者的投资素养普遍较差。对于他们来说,各种可以参与市场的工具,要么是未知的,要么是用来投机的。他们很少有绝对收益和最大净值回撤的概念,也很少止损。
换句话说,虽然在现在的市场上,无论是多头还是空头都能赚钱,也不缺乏绝对收益的工具,但散户的自信不仅排斥自己心中的工具型产品,还习惯性地认为机构是垃圾,管理不好投资。客观来说,证监会为防止过度投机而设置的各种门槛也限制了散户在参与a股市场时只能单方面买入,所以自然被多头所暴露。
据此,很多人认为国内机构投资者是天生的空头。国内大部分机构、基金经纪、保险公司,甚至汇金等国家队,其长期敞口总市值都不会低于散户。历史遗留问题、机构投资者零售的一些因素、被动、双边工具严重缺乏、流动性差、会计核算等原因。
股指期货的空头大多来自期货投机,少数来自套期保值,股指期货的多头大多来自期货投机。所以可以说,股指期货市场的参与者,除了少量的套期保值,大多是期货参与者,与股票参与者无关。众所周知,期货交易是一个左口袋出,右口袋进的游戏。他们互相结算,资金与股市隔离。所以,即使投机做空赚钱,投资者也不可能赚钱。所以期货空头不会出来反驳投资者恶意的空话,因为没有必要,他们根本不明白这个市场是什么样的,空头风险是什么。
股市有自己的规则。作为以股市为标的的金融期货,价格也是围绕着股指波动的。一旦期货市场因短期情绪和供求关系出现背离,由于强制性的收敛规则,套利者自然会进来,进行价格回报。也就是说,本质上是股市价格决定了期货市场价格,而不是相反。a股市场积累的泡沫是下跌的本质原因,而场外融资或对冲践踏只是导火索,而这些风险,无论是证监会还是聪明人,都是在下跌前就被提示的。不信你看我之前的回答。
索罗斯做空英镑、港币、东南亚的时候,他的方法就是外汇市场。他认为目前的货币估值不合理,有望回归。为什么有人称之为“恶意卖空”?由于索罗斯的操作,股市和房地产市场也经历了巨大的波动,很多散户在其中(而不是在外汇市场)血本无归。但需要注意的是,索罗斯不是原因,而是每个国家或经济体内部的问题才是本质。没有索罗斯,就会有其他人套利
很简单,为什么有人会把矛头指向卖空者,因为他们把自己的操作失误归结为,不关注泡沫风险,杠杆过高,跌去补仓等。向别人的理由,向那些认为自己在这波下跌中获利的人发泄赔钱的愤怒。但需要注意的是,这些卖空者中有一部分是股指期货的卖空者,他们在前期做空亏损,也有获利型现货销售、止损型现货销售、主动对冲的长期投资者、被动对冲的对冲基金、对市场前景不看好的卖空者。他们真的赚钱了吗?也许有你降低了你的位置。
只要我们按照市场规则行事,就没有恶意或非恶意、恶意或善意的话语,所有这些都来自利益立场。
其实就是国运,承接板块太弱。
没有国民经济那么差,一年就从2000上升到5000
轿子是唯一的国家。你觉得她是个白痴。你们都很有钱。她站岗
5月份几次大跌后拉回来就是给你洗脑,让你觉得这次能拉回来就是真货。不过这次不像以前有融资杠杆了,国家队交易员没玩过。很明显,如果链条太硬,一个月能出多少钱?你可以看着它,不断地造福和愚弄你。等他差不多出来了,就开始不要脸了。2000点,他救市不会超过三年。现在3700有10多块金牌。
以下是11日编辑的
有人认为国家不可能欺负我。呵呵,要知道地方债务总额可能有20万亿,国家财政也才10万亿出头。以前可以用土地财政偿还,现在不行了。为了避免政府信用破产而导致一系列无法承受的后果,国家做更多的股市动机是合理的。
解决地方债务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还要为经济转型输血,损失一些贪婪或者愚蠢的散户。
对于5000多头的人我很抱歉。我觉得她不是蠢就是贪。其实你才是新世纪共和国的英雄。
最伟大的侠客接班为国,也是相当合适的。
以下是12日编辑的
两天前有个新闻
题目是:地方政府变成了“脱缰之马”。南充财政局减持了2亿多
消息一出,狗就被锁定的散户骂了一顿。
事实上,人们在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方面做得很好,南充金融只是一个缩影。如果减的是中文前缀股票,2亿人永远不会知道。
炒股的人都知道,一年前,有汉字的股票是垃圾股的代名词。你看看中冶公司,就知道一年前中国建筑的k线了。
然而,本轮牛市的前缀没有一个涨得厉害,底部也涨了幅没有3倍以上,出门都不好意思打招呼。
  极端的如 中国中车涨了10倍多 顶部市值差不多有9000亿,比 美国波音公司和通用汽车公司的市值之和还高,这泡沫吹的,减持起来,谁最赚的笑不动,当然是大股东了,谁比她货多。
  国有股高位减持,套现赚的盆满钵满。期指市场事先埋伏空单一开。
  现货赚了,期货再赚,这一鱼两吃,少说几万亿到手。
  把你打成狗低位接回割肉盘,股数最后不变,又是救市英雄。
  可是这一过程,全国多少散户大户,挫骨扬灰。
  可是还是那句话,自己贪怨不得人,国家没逼你买股票。
  6月前股市是姜太公钓鱼,现在是到了她收网的时候了,上个月出货,由于杠杆引发踩踏,跌太快了。这样怎么出货,现在作几个反弹,出些利好花个3.5.6月,相信慢牛的散户就乖乖都来接盘了。
  以下编辑于 7月22日
  媒体标题:证金60亿抄底伊利成第二大股东 但8天后已减持超亿股
  伊利股份7月22日盘后发布公告显示,7月9日,也就是救市最紧张的那一天,中国证券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曾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持股量3.71亿股,占比6.05%,不过到17日,证金公司的持股数以下降到2.63亿股,占比4.28%。
  下面编辑于8月5日
  拿张 别人回答的截图 不打字了
  多空无恶意。
  说个偏题的,人的行为动机是不可知的,也因此很容易被粉饰或者抹黑。所以许多对动机的质疑、推测、惩罚条例最终都被利用,成为掌握舆论之人打击异己的工具。
  所以爱说诛心之言的人,不是傻叉就是大奸。避之不及。
  来值乎问我问题
  什么是恶意做空恶意做空和做空有什么区别恶意做空该不该被限制和处罚这些是非判断问题,是游戏制定者政府该考虑的事情,我作为市场参与者、职业交易者,做交易不是来争论是非,评判对错的,打口水仗的,我是来赚钱的、是来养家糊口的、是来打拼事业的、是来实现梦想的,我尊重规则,我要的是盈利,我要的是成功。
  我认为,任何法律法规范围内的操作都是合理的,任何市场走势都是正常的,包括一些极端的黑天鹅行情,因为本来黑天鹅的出现就是有一定概率的,如果把交易作为终身事业,职业生涯中一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意想不到黑天鹅事件,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盈利或者亏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恶意做空、没有善意做空、没有恶意做多、也没有善意做多;只有盈利的做空、亏损的做空、盈利的做多、亏损的做多。
  失败者总是不停的寻找理由,发泄情绪,寻求心理安慰;成功者总是不断的总结经验教训,寻找解决方案,努力在竞争中脱颖而出。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制造舆论压力,什么境外敌对势力恶意做空,那就是希望通过制造舆论压力去迫使裁判改变游戏规则,挽回自己的损失,或者寻求心理安慰,这是弱势群体最为有效的博弈策略,但也是弱者的思维方式。强者的思维方式,是遵循现有游戏规则,通过自身的智慧和能力,努力做大做强,然后再以强者和市场主导者的身份,去给裁判施加压力,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改变游戏规则。就像在民主国家,你可以通过游行示威,罢工集会,迫使政府改变一些政策,对自己更有利;也可以把自己的利益代言人送入国会,甚至扶持自己的利益代言人当上总统,从而改变一些政策,对自己更有利。
  市场经济里本无对错可言,更不要动不动就扯上道德,爱国,民族主义什么的,每个人都希望裁判把规则改得更有利于自己,这很正常,本来市场经济就是自由竞争,多方博弈。但每个人还是要,在商言商,尊重契约精神,重视信用体系,这个市场才会更好。
  与熵共舞的卖空者:墓志铭 、绝望的墙角与被低估的守望人
  陈达
  一.
  除了卖空者自己与他们的亲娘,大概所有人都仇恨卖空者。
  最近香港老千股遭遇围剿,卖空者势如红海,市场鲜血淋漓。在这之前辉山乳业与敏华控股遭浑水做空,美股中概平潭海洋遭美国机构做空,无不是搞得沸沸扬扬。一时间“恶意做空”这个让人忍不住要笑的伪概念又一次甚嚣尘上,股东们提到卖空者无不咬牙切齿――岂曰无衣,与子同仇。
  这里先唐突地穿插一下基本知识,不然故事没法讲:股票市场的所谓卖空(short selling),就是在你本没有股票的情况下,向机构或个人借到股票并在市场上卖出。而如若之后股票价格下跌,你就可以用低价买回并归还股票,获取利润;如若股票价格上涨,你就不得不以高价买回,产生亏损。
  有史可查的人类第一次卖空行为发生在1609年的荷兰,当时天朝正是大明万历年间。众所周知荷兰古人民是现代金融的祖师爷,而全世界第一个做空的哥们就是一个名叫 Isaac Le Maire的红毛子,中文可以唤作以撒。
  以撒也算是个奇人异士,他是那种要么不做事、要做事就一定要做大的人,比如说他生了二十二个娃。这个奇人挺有钱也挺富得蛋疼,于是他决定做一件当时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去做的事――去卖空那个股票――没错,是 the stock 而不是 a stock,因为当时世界上就只有一个股票,荷兰东印度公司。
  以撒曾是东印度公司的董事,后来出于某些原因被赶出了董事会,怀恨在心的他于是散播谣言说东印度公司不行了啊,船队在好望角被海妖吃了啊云云。当时搞国际贸易 B2B 的公司,一船货出去少说一两年才能回来,这种流言蜚语很容易搞得人心惶惶。而且东印度公司也没有微信公众号,没办法快速调动PR应对危机。
  于是股价就跌呗。东印度公司一看大事不好,就忽悠政府出手相助,理由是保护公众利益――其宣称当时大多东印度的股东都是孤儿寡妇。你想想看卖空交易的本质――从股价下跌中来获取利益――四百年后的我们都转不过来这个道德的弯,都要诬蔑为“恶意做空”,当时守信爱民的荷兰政府怎么可能坐视不管呢――于是他们直接下令禁止卖空,并把以撒的仓位冻结。
  这一笔以撒亏掉了价值现在一千到两千万美元的财富,并被驱逐出阿姆斯特丹,最后在一片潦倒中翘了辫子。他的墓志铭挺有意思:“以撒斯人……从商三十年,赚了很多钱,但也全部都失去了,除了他的尊严。” 还没完,这墓志铭的长度推特都不能忍,“……当然,可悲的是,他大概是唯一认为他没有失去尊严的人,因为所有其他人都鄙视他。”
  嗟夫!多么悲惨的结局啊,生前所有人都鄙视他,生后还要戳一块石头在那里让后人世世代代鄙视他,我认为人生悲剧的极致也不过如此。
  这就是历史记载上第一个卖空的人,也是第一个卖空而被人唾弃的人,也是第一个卖空亏掉裤衩的人,更为悲伤的是他也是第一人卖空但是判断准确的人――荷兰东印度公司最后确实撒手人寰彻底破产了,只不过是在两百年以后。
  二.
  卖空者不止是先天就有道德劣势,在技术上也非常容易陷入绝境,遭遇所谓的轧空(short squeeze)。你看无论中外的语言,对待空头的同仇敌忾都是溢于言表――英文 squeeze 是挤压榨取的意思,想象你捏扁一只多汁的橘子。中文更绝翻译成“轧”,恨不能开辆坦克从你身上碾过去。
  有个精彩的轧空故事,我是在《伟大的博弈》(The Great Game)这本书上看来的,并且这个故事展现了轧空的最高境界――是乃 corner the market(逼仓)。英语直译犹为形象:那就是把你堵在一个墙角里往死里干,画面十分荒淫与残暴。
  事情是这样的。在十九世纪的美国有个有钱人叫范德比尔特(Cornelius Vanderbilt),调整通胀来算他的净值(net worth),大概就是今天两千亿美元,大概是目前福布斯前三甲加在一起的水平。在他的年代,应该只有人类史上第一富豪洛克菲勒能比他更有钱,于是范德比尔特史称范二富。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当年的铁路业就是现在的互联网,正在一日千里。范二富看中了一家叫哈莱姆(Harlem)的铁路公司,公司业绩比较烂,但他认为是管理层经营不善,而哈莱姆公司本身是棒棒的,主要有两个亮点:1. 从纽约东面来的火车都必须给哈莱姆公司交过路费,才能进纽约。2. 市政议会可以在“认为合适的情况下”授予哈莱姆公司纽约市内公交线路的经营权,这是一笔大肥差。
  于是老范就吸筹了,一边吸筹一边向市议会的议员老爷们行贿,确保拿到最好的一条线路――百老汇(Broadway)整条线的经营权,而当时百老汇线每年能有两亿人次的客流(你看这入口思维和流量思维,真是几百年没变)。1863年4月23日哈莱姆如愿拿到行政许可,股价从50美暴涨到5月19日的116美元,一切似乎都在范二富的算盘之中。
  但是高企的股价招致了包括哈姆莱董事丹尼尔德鲁(Daniel Drew)在内的一批空军前来卖空,很快就跌到了80美元。范二富面对小小的挫折幽幽地说:给老子买,有多少买多少。于是“每当有人卖空股票时,总有一只巨大的手伸出来把它们接住,它们随即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仿佛被锁进了一个巨大的铁盒子里”(见《伟大的博弈》,祁斌译)。哈莱姆的股价逐渐回升。
  空军来势汹汹,阴谋风云诡谲。原来啊寡廉鲜耻的市议员老爷们打算一鱼两吃,他们暗中卖空了哈莱姆的股票,并密划要搞点大破坏。于是6月25日黑天鹅乍起,纽约市议会突然取消百老汇线路的行政许可,股价像折翼的鸟人一样下跌,很快跌到72美元。很多人不怀好意地盼着二富这次要跪了;结果他不慌不忙地说:给老子买,有多少买多少。
  一直到6月29日,范德比尔特与他的小伙伴们照单全吃所有的卖空股票,以至于市场上卖空股票的数量竟然大于了公司发行的总股数(shares outstanding)。这个时候空头们发现,卧槽傻逼了,股票已经全都在范二富手上了;而根据卖空的合约,你欠着别人的股票最后是要还的,不还就是违约,当年违约就要进局子。空头们需要5万股的股票去平仓但是却只能向老范去补回,眼下就像一只面对着狰狞屠夫的猪头。
  还是官老爷最坏,市议员们找到范德比尔特,表示愿意归还公交业务的许可,前提是给他们留一条活路。老范一想留着你们这帮孙子以后还有用,就高抬贵手放过了他们,让他们以94美元的价格补回了股票。剩下的空头就没得到丝毫仁慈,一整个夏天他们只能边汗流浃背边眼睁睁地看着哈莱姆股价一点点攀涨,最后在180美元平掉仓。德鲁是役亏掉了50万美元。
  此事件史称“第一次哈莱姆逼空”。
  这事还没完(不然就不会叫“第一次”了),第二年纽约州政府说公交业务的管辖权应该在州的手上,州政府要来重新听证。之前提到的丹尼尔德鲁又去怂恿州府的官老爷们毙掉这个提案,通过卖空来大赚一笔。也不知道这些官老爷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大概贪婪让人记忆七秒这个自古有之,这些人就同意了共谋。并且同样一开始很顺利,哈莱姆的股价从140美元下跌到了100美元。
  那老范要怎么办――老母猪戴旧胸罩,还是那几套呗,故技重施呗。范二富及其小伙伴们怒筹500万美元,硬是又把股价买回到125美元,然后进一步炒到224美元。而这时候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一幕又出现了:老范已经持有了13.7万股哈莱姆的股票,而总股本一共11.1万股,空头们一不小心又悲催地卖超了。
  这次老范真的是怒了:尼玛你们还敢习惯性耍流氓这样吧,每一股拿1000美元来买回,拿不出来就去死吧。这是要往死里操啊。于是开始有人游说范二富:别这样了吧河蟹社会大家都不容易,您要这样搞花街一半机构都要扑街,对您老也不利啊云云。终于“像古埃及的法老放过以色列人出埃及一样,范德比尔特最后答应放那些空头一马,允许他们用285美元的价格补回哈莱姆的股票。”
  此事件史称“第二次哈莱姆逼空”,当然再也不会有第三次了。那个空军司令德鲁在这两次战斗中仗着钱多势大活了下来,之后与范二富还有交手(著名的伊利铁路之战);但最终破产晚景凄凉去世时穷困潦倒,人送外号“资本主义的那张丑脸”。――这与死时富可敌国,并受后人无限敬仰的范二富形成鲜明对比。
  不知咋地当时我读完这个故事浑身燥热不已,很想拿起地上的拖鞋抽自己俩巴掌,不为别的就是想降降燥。这个故事给我的童年带来了巨大的阴影,让我对卖空这件事本身产生了深深的恐惧。以至于后来我实质上从来没敢卖空过任何一个股票(如果买入看跌期权不算实质上卖空的话),倒不是我害怕所谓的“向上无限的风险”(反正我目前还没见过股价是“无限”的股票,你见过);仅仅是因为我很不想被堵在一个绝望的墙角里,像一个无助的傻逼一样被人狂干。
  三.
  几乎所有的故事里卖空者都是丑角都是奸猾而狰狞的投机嘴脸,而歼灭卖空者的都是高大上的英雄人物,都是正义,都有掌声。英明神武的拿破仑就曾经把一帮卖空者们以叛国罪抓起来,我的天。
  但这其实是不对滴,作为一个多头你恨卖空者我很可以理解;但是用理智想一想,其实卖空者对社会对市场很有贡献,很有点自发而成的民间的市场守望者的意思。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在Street Smart一书里是这么说的(大意):
  我们假设一个股票赶上了好时候,比如互联网泡沫时候的思科,从20块涨到了80块。这时候卖空者就一窝蜂来了,股价可能会到90,但如果没人卖空股价可能会到110。如果卖空者判断错了,思科确实有更高的内在价值,那么卖空的人会被迫系统性地补回股票,从而股价会涨到本应该涨到的位置,人畜无害。
  如果卖空者判断对了真的戳破了泡沫,那么股价会崩盘,所有人都会恐慌出逃,市场上将失去买盘;只有一种人会在这种情况下会去做接盘侠――那就是一开始卖空的人,因为他们要补回。所以本来这个股票可能会跌到3块,但是有了卖空者纷纷买入补回,这个股票可能就只会跌到8块。
  所以为市场提供了流动性的卖空者,让你免于在110块建仓,也让你免于在3块斩仓,降低了股价的波动区间。于是你欠他们一句谢谢。
  政客们就更应该欢迎卖空了,因为空军们总是最好的背锅侠。只要市场遇到任何天灾人祸,监管者是不会承认自己犯了任何错误的,他们总是可以说有那么一撮“恶意做空”的歹徒――善良的百姓们你们请看呐,他们就是你们应该要去撕的坏蛋。
  四.
  曾有人说过:人类吧从基因上而言就是偏向于盲目乐观的,世界那么险恶,不乐观点根本活不下去,而乐观就容易出泡沫时间。但是这个世界的浩浩天道是从有序到无序,也就是所谓的“熵”不断增加,所以吧尘世万物的崩塌又是天道的必然,只不过卖空者利用这一点而去获利而已。
  而很多时候卖空者在追逐利益的同时其实客观上代表了正义的使者,在历史上揭穿一些著名的骗子公司的都是一些著名的空头,如查诺斯(Jim Chanos)撕开安然,浑水撕开嘉汉林业。有些人会说卧槽老子买了嘉汉林业的股票结果血亏,所以浑水是大坏蛋;如果你这样想那就实在是找错了仇人――从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挂掉仅仅是因为被卖空者给削死了;这些公司挂掉是因为他们自己作恶,罪魁祸首就是公司自己。
  对这方面感兴趣的我推荐可以去读一本书――The Most Dangerous Trade。这本书以极其丰富的细节讲了十个卖空故事、剖析了十个性格鲜明的卖空者,以后有机会我可以讲讲。另外还可以去看 Netflix 的纪录片 Betting on Zero,讲述了一个正在发生的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死磕康宝莱(Herbalife)的故事。你会发现有时候追银逐利与维护正义真乃是一丘之貉。
  当你充分了解了这些故事的来龙去脉,你就会发现这些华尔街大鳄级的卖空者哪里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哪里是狞笑着眼见众生涂炭而从中渔利,哪里是邪恶的化身撒旦的刽子手;这些一个个其实都是令人如泣如诉的辛酸往事。这个时候他们还要被你说成不爱国,污蔑成“恶意做空”,他们的墓志铭还要被侮辱个千秋万代,做一个卖空者其实很惨的好不好他们能从仇敌环伺的墙角里突破而出,火中取栗去赚到一些细碎银两,谁又真的能对他们说三道四呢
  利益披露:作者不持有文中所提股票仓位。
  本文行文仓莽,如有不足之处,还请各位海涵斧正。
  转载我是欢迎的,但请您署名陈达,在此谢过。
  2015年6月中旬以来,股票市场剧烈震荡和下跌,关于外资或内资“恶意做空”的阴谋论此起彼伏,引起了广大投资者对“恶意做空”中国股市的强烈声讨。一时间,“恶意做空”成为股市和互联网上的热门话题。
  “恶意做空”到底指什么具体涵盖那些行为我们引用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高翔、胡科、陈进进撰写的文章给大家分析。
  市场、媒体和大众经常在两种不同的意义上使用“做空”这个概念:
  (1)狭义上的“做空”可以理解为“卖空”(short sell或short),指借入资产予以卖出,在一定期限后再买进偿还的交易行为(在预期产品下跌的情况下卖空者可以通过前后交易的价差获利),或泛指在看跌(即“看空”)特定资产价格的情况下进行的多种类型的资产或相关衍生品交易行为;
  (2)广义上的“做空”还可以包括以推动资产价格下跌为目的、为市场下行推波助澜的各类交易或非交易活动,即操纵市场的行为。
  进行“做空”的交易者可以分为三类:
  (1)对冲者:对冲者对产品进行做空操作来减小自己因持有或买入资产而产生的对资产价格不利波动的风险敞口。比如,某投资人在5月底持有10万只某种股票,假设价格为40元,他预测两个月内股票会上涨,但也担心剧烈下跌风险,则可以买入7月底到期的同等数量股票看跌期权合约(做空),假设期权执行价格为38.00元(贴水5%),则无论股价如何波动,该投资者的实际收入总是高于3,800,000元(但须扣除期权合约的费用),从而避免了股票可能剧烈下跌引起的风险。
  (2)套利者:套利者对产品进行做空操作并在另一个相关市场进行相反的交易行为(即做多操作)来锁定盈利。比如,某种股票在伦交所和纽交所均有交易,假定在纽约的价格为150美元,在伦敦的价格为100英镑,而汇率为每英镑1.530美元,则套利者可以在伦敦将股票卖出(做空),在纽约买入同等数量(做多),则其每股可获得收益3美元(但须扣除交易费用)。
  (3)投机者:投机者利用产品对资产价格下跌下注。比如,杰西利弗莫尔在美国股市一片大好的1929年夏秋,对股市将会大跌下注,进行大量做空操作,在后来的大股灾中逆市获利1亿美元。[1]
  目前,国内市场上可以用来 “做空”股票或股市的手段,包括融券和股指期货[2]。融券市场长期困于“无券可融”的尴尬情况,而且受到单只股票融券规模的限制,很难对股票行情产生重大影响。境内股指期货是当前做空股市的主要机制。
  广义上的“做空”还可以在股票市场内进行,即在股票市场通过交易行为对股票价格或股市行情进行打压,或通过与股票市场相关的舆论“唱空”股市。
  证券和期货监管法律下“恶意做空”的认定
  股市的主要监管法律是《证券法》(2014年修正)及配套规定,而股指期货市场的主要监管法规是《期货交易管理条例》(2012年修订)(下称“《条例》”)及配套规定。《证券法》适用范围不包括股指期货,《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的立法依据并未包含《证券法》,因此,一般认为两者分属不同的部门法。
  但是,《证券法》和《条例》均没有“做空”或“恶意做空”的概念。
  投机做空不必然构成“恶意做空”
  有一些意见认为,投机做空即为“恶意做空”。
  诚然,没有反向持有或交易行为而实施的投机行为有赌博下注的嫌疑,可谓名声不佳。对冲者对冲其风险敞口、有利于减少市场风险,套利者利用价差消除价格扭曲、有利于传递价格信号,两者有助于稳定股票市场、防止非理性的大涨大跌,实现股指期货市场的主要功能。而投机者却反其道而行之,建立风险头寸,可能加剧市场的不稳定性。
  但是,投机做空并不必然构成“恶意做空”。投机者与买涨者的多空平衡,也有助于帮助市场发现合理价格,消除价格扭曲,从而稳定证券市场。而且,投机在期货市场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没有投机就没有套保和套利所需的流动性。《条例》也没有排除一般市场主体从事投机交易,或规定相应的处罚[3],证监会和交易所也并没有禁止或限制正常的投机交易。
  因此,“恶意做空”的认定不取决于做空是以套保套利为目的还是以投机为目的。
  尽管如此,由于对冲者和套利者进行做空操作主要是避免风险敞口或锁定既存价差,其行为一般不会导致市场扭曲或失灵;而投机者建立风险头寸、在资产价格下跌上下注,使得投机者有较大的倾向对下跌推波助澜,从而破坏市场稳定、扰乱金融秩序。因此,做空者的目的对于判断是否构成“恶意做空”仍有重要意义。
  作为“恶意做空”的“市场操纵”行为
  与“恶意做空”股市最具有关联性的规定,是《证券法》第七十七条和第二百零三条规定的“[证券]市场操纵”行为;并且,由于“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是通过在期货市场的操作实施的,该行为也可能操纵了期货市场,从而构成《条例》第四十条和第七十七条的“[期货]市场操纵行为”。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2015年7月2日表态,证监会根据证券和期货市场监察异动报告,“决定组织稽查执法力量对涉嫌市场操纵,特别是跨市场操纵的违法违规线索进行专项核查”[4],也表明监管层针对的“恶意做空”行为主要是市场操纵行为。
  如果恶意做空者还“唱空”,即在操纵交易价格和交易量的过程中,编造和散布关于股市或关于个股、股指等证券或衍生产品的虚假信息,这种活动不仅构成市场操纵行为的一部分,还可能构成“编造、传播虚假信息”行为,受到《证券法》第七十八条、第二百零六条、第二百零七条和《条例》第四十条和第六十八条的规制。对此本文不进行专门分析和讨论。
  《证券法》和《条例》规定的“市场操纵”行为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列举了“操纵证券市场”的主要表现形式:
  “第七十七条 禁止任何人以下列手段操纵证券市场:
  (一)单独或者通过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
  (四)以其他手段操纵证券市场。”
  《证券市场操纵行为认定指引(试行)》[5](下称“《指引》”)对适用第七十七条、具体认定市场操纵行为提供了操作指引。
  《条例》第七十一条具体规定的操纵期货交易市场行为包括下列行为:
  “(一)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合约,操纵期货交易价格的;
  (二)蓄意串通,按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期货交易,影响期货交易价格或者期货交易量的;
  (三)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影响期货交易价格或者期货交易量的;
  (四)为影响期货市场行情囤积现货的[6];
  (五)国务院期货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其他操纵期货交易价格的行为。”
  从行文来看,《条例》对操纵期货交易价格的行为与《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基本类似。但是,《条例》不能直接适用于操纵证券交易价格的行为,仅能适用于操纵期货交易价格的行为,但相关市场主体是否旨在通过操纵期货市场来操纵证券市场则在所不问。
  “市场操纵”行为的具体类型
  根据《指引》:
  ――证券市场操纵行为是指“行为人以不正当手段,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扰乱证券市场秩序的行为”。
  ――影响证券交易价格或者证券交易量,是指行为人的行为致使证券交易价格或交易量发生异常,或形成虚拟的交易价格或交易量水平。
  ――对《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至三项列出的连续交易[7]、约定交易[8]和洗售操纵[9]三种常见手段,明确了具体认定规则。
  ――对《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四项的“其他手段”,列出了蛊惑交易[10]、抢帽子交易[11]、虚假申报、(通过拉抬、打压或锁定手段实施)特定时间的价格或价值操纵[12]、尾市交易操纵等具体手段,明确了相关认定规则,并以“中国证监会认定的其他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作为兜底条款的兜底[13]。
  由于《指引》颁布时股指期货尚未出台,《指引》规定的多类具体市场操纵行为,并不明确包含通过期货交易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但鉴于“以其它手段操纵证券市场”的兜底条款相对宽泛,证监会在适用类似兜底条款中也体现出扩张解释的倾向[14],因此,证监会根据新的相关市场情况,适用或准用《指引》对通过期货交易跨市场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进行认定和处罚,完全是有可能的。
  “恶意做空”的法律责任
  实施市场操纵行为,从而“恶意做空”股票或股市,可能引起行政处罚和民事赔偿责任,情节严重的还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锒铛入狱。
  行政处罚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规定:
  “违反本法规定,操纵证券市场的,责令依法处理非法持有的证券,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足三十万元的,处以三十万元以上三百万元以下的罚款。单位操纵证券市场的,还应当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以十万元以上六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条例》第七十一条规定:
  “任何单位或者个人[有操纵期货交易价格行为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或者违法所得不满20万元的,处2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
  单位[有操纵期货交易价格行为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给予警告,并处1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
  此外,证监会还可以根据《证券市场禁入规定》(2015.05.18 修改),宣布有关人员为证券市场禁入者,并可以参照该规定宣告有关人士为期货市场禁入者。
  民事责任
  《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二款明确规定了证券市场操纵行为人对因此遭受损失的投资者的民事责任。虽然在股民王某诉被告汪某操纵市场民事赔偿案[15]和*ST钛白投资者诉被告程某、刘某操纵市场民事赔偿纠纷案中[16],法院均以证据不足等为由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但随着市场操纵行为成为证券市场监管焦点,为股民提供相应司法救济的标准有可能从宽掌握,相关规则也可能通过司法解释或司法实践得到明晰,解决投资者索赔难的问题。
  《条例》对操纵市场引起的民事责任虽未作具体规定,但从《侵权责任法》的一般规定出发,因行为人操纵市场的侵权行为而受到损害的第三方投资者,应当有权要求赔偿。短期来看,投资者寻求民事救济仍会存在一些实际障碍,但随着打击证券期货违规行为、保护投资者的力度加强,期货市场投资者索赔的新课题,同样有望通过司法解释或司法实践得到解决。
  刑事责任
  《刑法》第一百八十二条 规定了“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17]:
  “有下列情形之一,操纵证券、期货市场,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单独或者合谋,集中资金优势、持股或者持仓优势或者利用信息优势联合或者连续买卖,操纵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二)与他人串通,以事先约定的时间、价格和方式相互进行证券、期货交易,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三)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证券交易,或者以自己为交易对象,自买自卖期货合约,影响证券、期货交易价格或者证券、期货交易量的;
  (四)以其他方法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从《刑法》设立该罪名以来,虽然适用不多,但已有赵某操纵股票交易价格案、丁某某等操纵股票交易价格案、朱某某操纵证券交易价格案、汪某某操纵证券市场案等多起影响重大的案件[18]。“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决不是没有牙齿的纸老虎。
  微信扫一扫,关注您的私人投资管家――腾讯证券公众号:腾讯证券(qqzixuangu)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书海问心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opex.cn/53.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